繁体版 简体版
180TXT > 玄幻 > 封地躺平就涨兵,女帝求我别造反 > 第299章 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

但,即便以一敌二,林墨依旧不落下风。

他手中的斩龙剑突然变招,方向一转,凌厉的剑锋直指里杰勒德手中的长枪。

里杰勒德只感觉一股如同万钧之力般的巨力汹涌而来,仿佛要将他整个人掀翻。

他急忙双手紧握长枪,竭尽全力稳住身形,但即便如此,双臂仍不由自主地传来一阵剧痛,仿佛要被这股力量生生撕裂。

“小心啊!?[(.)]???%?%??()?()”

罗杰大喊一声,“异教徒,去死!()?()”

随着声音的落下,罗杰已如离弦之箭,策马疾驰而出。

医院骑士团团长面色潮红,愤怒地挥舞长枪,朝林墨猛烈地刺去。

林墨神色自若,毫不畏惧,手腕一翻,手中之剑瞬间出鞘。

“叮()?()”

的一声脆响,火花四溅,两股力量在空中激烈碰撞,仿佛绽放出绚烂的烟火。

罗杰只觉手心一紧,震得手臂都微微一颤,“他,怎么有这么大的气力!()?()”

而在下一息,林墨却已经是又挥来了一剑!

这一剑,烈烈劲风宛若寒风中的利刃一般,来势凶猛!

罗杰不得不咬紧牙关,持枪挥去

下一瞬,却并没有传来金属交击的碰撞声。

而是大夏摄政王手中的斩龙,竟直接将罗杰手中的长枪给劈成了两半。

没给罗杰太多反应的时间,林墨的长剑再次高高举起,劈向他的手臂。

“好快啊!”罗杰人不感慨。

他出于本能地向侧方闪避,可林墨的速度快如闪电。

剑锋在空中停留片刻,接着又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,劈向罗杰。

为了避开第二击,罗杰猛地向后仰头。

但由于用力太猛,一个不小心,身体失去平衡,直接从马背上摔落。

林墨见此,森冷地咧嘴一笑,随后一夹马肚,驱使胯下战马朝罗杰奔去。

当战马奔腾至罗杰的眼前,林墨瞬间紧绷缰绳,强迫战马跃起。

马儿的铁蹄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随后重重落下,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罗杰的双腿上。

“啊”罗杰痛苦地惨叫一声,整个人被这股巨大的冲击力掀翻在地,痛苦地翻滚着。

战马的前蹄犹如铁锤一般,将他的双腿碾压得几乎变形。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,眼中充满了绝望和痛苦。

林墨看着眼前的惨状,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光芒。

他知道,这一脚下去,罗杰的双腿恐怕已经废了。

“嘿嘿,看你往哪跑!”

接着,林墨紧紧地抓住缰绳,迫使战马后退几步,然后猛地一拉,转身离去。

弄残一个,还剩下另外一个等着林墨。

罗杰的痛呼声在里杰勒德的耳边回响,每一个字都如同尖锐的箭矢,深深地刺入他的心脏。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,内心的痛苦和无力感如同潮水般涌来。

眼前的林墨,实在太强了!

出于恐惧,这位圣殿骑士团团长,竟然将骑士荣誉全部抛到一边,然后

调转马头,打算撤离战场!

4想看暴躁的老齐写的《封地躺平就涨兵,女帝求我别造反》第299章 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吗?请记住.的域名[(.)]4?4♀?♀?4

()?()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,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,你别跑,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()?()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()?()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()?()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,打算撤离战场!

?想看暴躁的老齐写的《封地躺平就涨兵,女帝求我别造反》第299章 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吗?请记住.的域名[(.)]?‰?*?*??

()?()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,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,你别跑,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()?()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()?()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()?()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,打算撤离战场!

4想看暴躁的老齐写的《封地躺平就涨兵,女帝求我别造反》第299章 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吗?请记住.的域名[(.)]4?4_?_?4

()?()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,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,你别跑,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()?()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()?()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()?()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()?(),

打算撤离战场!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()?(),

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?()?[(.)]??&?&??()?(),

你别跑()?(),

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,打算撤离战场!()?()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,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,你别跑,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()?()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

?暴躁的老齐提醒您《封地躺平就涨兵,女帝求我别造反》第一时间在[]更新,记住[(.)]?7?*?*??

()?()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()?()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,打算撤离战场!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()?()”

林墨当时惊了,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,你别跑,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()?()”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?()?[(.)]☉?♀?♀??()?()”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()?()”

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?()_[(.)]???$?$??()?(),

打算撤离战场!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()?(),

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()?(),

你别跑()?(),

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调转马头▄()_[(.)]▄?▄。?。?▄()?(),

打算撤离战场!

“卧槽!你特么也算上帝的战士?”林墨当时惊了()?(),

“我说这位圣殿骑士()?(),

你别跑()?(),

本王人那么好,又不会打你。跑什么?”

里杰勒德充耳不闻,他猛踢马刺,策马逃离。

林墨见此,当即暴跳如雷:“吗的,简直是怂包!”

然而,就在里杰勒德打算逃回后方,寻求鲍勃温支援的时候。

他猛地抬头,却发现耶路撒冷国王,已经带着部队撤离了!

“该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里杰勒德急了。

他明明记得,自己跟罗杰发起冲锋后,鲍勃温的部队,也紧随其后前来支援了呀!

怎么现在?

仔细一看,里杰勒德知道了真相。

“大夏骑兵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他惊愕不已地想。

不远处。

项羽的大唐玄甲重装骑兵正对鲍勃温的部队发起一轮接一轮的冲锋。

而在项羽身后,岳飞的背嵬军则从侧翼穿插而入。

鲍勃温的部队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,只能选择保全自己,以极高的代价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战场。

见此,里杰勒德的心都凉了。

“上帝啊,您真的已经抛弃我们了吗?”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。

正此时,却听见前方,冲出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夏将领。

此人手持两把战斧,发出厉声咆哮,“死!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褚。

横竖是个死,里杰勒德却也放开了。

此刻见许褚冲来,当即策马狂奔向着许褚而去,口中大喊:“以上帝的名义,杀光你们这些异教徒!”

当许褚瞥见他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。他轻喘着气,稳定住身形,右手紧握利斧,傲然地置于肩上,气势如虹地喝道: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单手便足矣!”

里杰勒德虽不明白许褚的言语,却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挑衅的意味,怒火中烧。他的双眼瞪得溜圆,仿佛要从眼眶中喷薄而出,愤怒之情溢于言表。

愤怒至极的里杰勒德猛地一踢马腹,战马吃痛之下,四肢猛地蹬地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许褚。仅仅几步之间,便已经来到了许褚的跟前。

许褚早有准备。

而此刻,里杰勒德在一声暴喝中一枪朝着许褚刺了过来,面对这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,许褚却毫无惧色,左手挥动斧头,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击。

“珰”的一声。

里杰勒德手中长枪几乎要被震落。

“什么?”他诧异地想,“为什么大夏将领,都有这么强的力量?”

“上帝啊,这些大夏人,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?”

下一瞬。

只见光芒一现,许褚的斧头再次挥了过来。

而这一次,却是一斧砍在了里杰勒德那战马膝盖上。

“嘶”

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嘶鸣声中,那匹战马的前蹄被猛然斩断。

伴随着一声轰鸣,它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然而,马背上的里杰勒德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。

在战马倒地的瞬间,他迅速翻滚而下,一个翻滚之后,他稳稳地站住了身形。

但此刻,里杰勒德懵了,“他明明可以杀我!可为什么?”

马背之上的许褚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哼,主公让我活捉你,蠢货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