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80TXT > 其他 > 快穿:禁欲大佬他又凶又奶又粘人 > 第62章 暴君总在我梦里撒娇13

陆政则眼睛发直地一口吞掉一颗山楂球,丝毫没感觉到一丁点的酸味。

等他回过神来时,阿离已经带他换了场景。

眼前是太傅府的某个院落,阿离欢快地跑向院子里海棠树下搭建好的秋千,一屁股坐在上面一下一下晃悠起来,笑声悦耳动听。

秋千,果然是小姑娘会喜欢的玩意儿。

陆政则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,望着女孩的方向发起呆来。

脑海里还是方才那个吻。

这一次,他没有跳出梦境,但是他的反应也太沉不住气了,反衬得他好像比小姑娘还放不开......明明是阿离太不知羞了!

她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些?!

接吻的动作还挺熟练的,一点也不慌,身经百战似的......

陆政则心情突然就不好了。

【叮!好感度-5,目前好感度40】

——接吻时好感度涨到了45.

阿离听到提示愣了一下,抬头看向坐在那里俊脸黑沉的某人,微微思考一秒,立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从秋千上跳下来,哒哒哒跑到陆政则跟前,一只手猛地穿过男人腋下按在后面的石桌边缘,身体压着男人躺靠向石桌,来了一个完美的桌咚。

“嘿嘿嘿”,阿离笑得鸡贼又可爱,另一只手捏住陆政则曲线完美的下巴,俯身凑近。

“让我看看,神仙叔叔的姿色是不是比小人书里画的那些人还要好看?”

小人书!

陆政则眸中幽深一瞬,立刻便知晓阿离那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了。

大盛王朝对百姓的言论自由还算开放,市面上也有售卖春宫图册、小说等书籍,大多是一些落榜的书生为了谋生所做的营生。

陆政则知道这种事还是曾经去太学检查太子上课状态时,从窗口瞧见一个伴读偷偷在看小人书。

当时的他还以为那伴读在认真看书,却没想到伴读看着看着竟笑起来,而其他人并没有任何神色。

虽然最后那伴读被打了手板遣送回了家,但陆政则也第一次知道市面上流通的小人书和春宫图册。

只不过,虽然阿离说她是从小人书里看来的,但是她的书是从哪里来的?

......难道是庄子里那些奴大欺主的嬷嬷?

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阿离连“朕”“皇帝”是什么都不知道,足够说明她并没有系统地接受过教育,反而是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杂书,性格才会这样张扬热烈、毫不顾忌。

想通之后,陆政则又把那扣掉的5点好感值给加了回去。

看来梦醒之后他也要让溪石多给他搜罗一些小人书了,增长些见识也是不错的......总不能一直让一个小女孩压着亲。

阿离看到男人白玉般的耳朵悄悄漫上红晕,又听到好感度增加的提示音,心中一喜,正要再加大力度调戏一番这个纯情小白兔,身影却忽然晃了晃。

陆政则连忙伸手去抓她,却抓了个空。

.

阿离在现实世界里是被人叫醒的。

“小姐?及笄礼宴快开始了,奴婢伺候您洗漱?”

阿离揉了揉脑袋,“嗯”了一声。

今天,可是会有一场大戏等着她这个关键人物登场!

太傅府从今天早上起就开始热闹起来。

昨天已经将府里各处都装扮好了,今日只等着客人上门。

未来太子妃的及笄礼宴,当然会有许多的朝堂官员前来贺喜观礼,这本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,但南肇甫从一大早开始眉头就皱在一起。

进书房处理政务时都心不在焉,还特意吩咐了心腹等在门口,看到南离的身影便立刻报给他。

然而一直等到了及笄礼宴快要开始,都不见有人来。

南肇甫坐不住了,差人去离府打探消息。

然而打探消息的人回来,却说离府都没人开门。

眼看着宴会将开,南肇甫却愁的头掉,连最心爱女儿的十五岁生辰都顾不上了。

“再探!再探!”

没有人知道南肇甫的心焦,宴会准时开始。

被抬为正妻的月姨娘亲自来请南肇甫主持宴会。

南肇甫站在堂前,看着满堂宾客,强作出笑模样,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。

“......今日我家晚儿便正式及笄,往后还请各位多多照顾。”

官话说完,便是及笄礼。

所谓及笄礼,便是由姻亲妇女中贤而有礼的长辈亲自为女子拆发、梳头、挽发、簪发。

南晚一身正式的红色服装从里面走出,一步一步仪态端方,低眉垂首优雅知礼,走到堂前,先朝堂上的南肇甫和月姨娘盈盈一拜,然后缓缓跪在蒲团上。

“女儿南晚,请母亲及笄。”

月姨娘美眸含泪从座位上站起来,走到南晚面前。

“晚儿,今日便及笄了,母亲亲自为你——”

就在这时,厅外忽然传来一声冷笑。

众人浑身一震,皆看向厅外,心中暗道一声终于来了。

他们今日能过来参加一个庶女的及笄礼宴,当然不只是因为南晚是未来太子妃,更是听到了陛下找南肇甫的事,还让南肇甫放下父亲的架子,亲自去请了大女儿回来参加及笄礼。

南肇甫以为自己戴了幂篱就不会被人发现,但在场谁人不是人精?

他们今日过来,最大的目的还是想就近看热闹。

从宴会开始他们就在等了,如今等到了人来。

站在外围观礼的下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,人们在这时终于看到了那位传说中,不知怎么得了暴君青眼、让暴君甚为在意的太傅府嫡女。

一身墨色锦服,外袍精致华美异常,衣领、袖口、裙摆等处还用金线绣了云纹,那墨色玉带束起少女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,裙摆在她脚下翻飞出一朵朵金色雪浪花,一步步完全不同于大家闺秀的唯唯诺诺,反而英姿飒爽、雷厉风行,看着便让人有种想要赞叹的惊艳之感。

及笄礼宴,谁家少女会穿一身黑?

这又不是吊丧。

但少女这样大步走来,眉目精致得不像话,一双杏眸仿佛会说话似的,眼尾轻轻一掀,便好似有刀光剑影朝在座的众人袭来。

“及笄礼由贤而有礼者担任,月媚娘,她配吗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